美高梅网站 > 美高梅手机版官网 > 时间之中,意识之外——侯莹舞蹈剧场新作《意外》将演

时间之中,意识之外——侯莹舞蹈剧场新作《意外》将演
2020-02-10 11:49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侯莹表示她在创作《涂图》时看了很多绘画的书,研究艺术家创作背后的观念。

7月30日电 现代舞艺术家侯莹的最新创作作品《意外》受自由戏剧联盟之邀,将于8月9日至8月10日晚19:30在北京青蓝剧场进行首演。这部作品创作于2015年,曾在上海明当代美术馆演出,保持着侯莹舞蹈剧场一贯的细腻、即兴、剧场性和当下性的艺术风格。此次受自由戏剧联盟之邀参与123剧场计划,作为其中唯一一台舞蹈剧场作品,希望能以自身的示范共同为剧场艺术的自由创作和实践做出推动。

来源:中国文艺网作者:

图片 4

据艺术总监侯莹介绍,《意外》的创作源于对意外的渴望,在没有明确动机和主题设定的情况下,以玩游戏的方式玩出了《意外》这个作品,在这个“玩”的过程中,也出现了更多的可能性和创作空间。游戏,是《意外》的一大亮点,《意外》的前半部分利用文字和数字的穿插,通过无序的、没有规律的动作组合,最后形成了一种看似有关系的运动。另一大兴奋点是《意外》中的即兴,一直以来,侯莹舞蹈剧场对“即兴创作”的研究始终走在现代舞的前沿,除了在创作当中,侯莹强调、关注并且喜欢利用即兴,同时侯莹也在中国大力推动即兴创作。在《意外》这部作品中,即兴占据了百分之五十的成分,但即兴并不是随意舞蹈,而是要求舞者在即兴中呈现动作的质感,去掉情绪,让身体本身呈现感性的表达,并要求演员在舞台上一直要有being in的状态,即要存在,感受,及当下。在侯莹的理解中,现代舞是一个活的流动体,是当下及现场的艺术,这就要求舞者首先必须是“活着”的,舞者不应该让表演的时刻成为终结的时刻,而是成为再创造再升华的时刻,在这些“活着”的时刻中,舞者才可能迸发出不可预知的激情。

意外,即时间之中,意识之外

  侯莹 舞蹈家(图左)。1994年进入广东实验现代舞团,2002年加入纽约沈伟舞蹈艺术,作为舞团灵魂人物当选《纽约时报》年度卓越舞者。2008年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八分钟《画卷》编导之一。现为“侯莹舞蹈剧场”艺术总监。

图片 5

即我们难以定义又试图把握的时间的瞬间

  邱志杰 当代艺术家与策展人(图右)。199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。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,上海明圆当代美术馆馆长。

2015年8月,《意外》受邀上海明当代美术馆作为该美术馆开幕展览的首演节目之一,收获了评论界和观众的一致好评。知名评论人云也退很喜欢这部作品,他评价道:“最普通的事物顿显陌生,意向纷飞而出,像装着蝴蝶的匣子突然掀开了盖。”对比侯莹舞蹈剧场另一部经典作品《涂图》来说,《意外》更加感性,是一次真实的探索,是潜意识面对这个世界的真实的透露。此次《意外》在北京首演,艺术总监侯莹对作品重新进行了升级和完善,期待与观众共同创造又一次“意外”的遇见。

最早这部作品是先有了英文名——

  戏剧家张献评价舞蹈家侯莹为“舞蹈界仅有的几个有当代艺术感觉的人之一”。上周末,艺术家邱志杰与侯莹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做了一场对谈,两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次相遇,就合作过。

the moment

  本周末,侯莹舞蹈剧场的《涂图》将在世纪剧院上演,侯莹称从这个作品中就能看出当代视觉艺术对其创作的影响。

the moment是什么?

  在艺术家邱志杰那篇著名的《十大学生腔》中,将当下的现代舞归纳出使人会心一笑的十个关键词:挣扎、撕扯、崩溃、苏醒、挤压、相撞、绞缠、搓地、痉挛、自摸。“我对现代舞有非常大的偏见,见得多了,就变成刻板印象。这种身体叙述过分单一,基本上就是一个身体受到外在压力束缚,然后挣脱,挣脱后解放,都是同一个故事”。

是充满不确定性的那一刻

  用邱志杰的话说,与侯莹是神交已久的“老朋友”。侯莹在一旁补充,“只见过一次的老朋友”。二人的初次相遇定格在1999年。那年,邱志杰南下广州,在艺术家朋友陈劭雄的引荐下,找到当时广东现代舞团的女舞者侯莹参演他的录像装置作品《九宫:千字文》。九宫格是中国书法初级教学中帮助练习者掌握字体结构的方法,将纸面分为九个部分用于确定落笔的位置。邱志杰以电视机屏幕替代九宫中的方格,并放置在房间的九个方位。观者在字的内部穿行,书写则在整个房间内进行。在邱志杰看来,“书法是现场艺术,是纸上的舞蹈”,因而构思之初,他就想到“应该有一个人在房间里跳舞”。

是起源、路径、边界、运动、身体、感知

  侯莹将她与邱志杰的合作形容为“本能的相遇”。“在那个时代、那个时刻,我们碰到,在我还懵懂的状态下有了一次跨界的实验。我认为这种无意识、无目的的东西正是艺术本身。什么东西吸引我,我就走向它,我认为这是一个创作者最持之以恒的动力”。

于同一个时间场中同时发生

  今年8月,刚刚上任上海明圆当代美术馆馆长不久,邱志杰就邀请侯莹的新作《意外》在美术馆首演。邱志杰自言是“现代舞的外行”,但欣赏现代舞,他也有自己的角度。“每个观众都储存着他/她的身体经验,这是舞蹈家创造出的身体语言能够生效的前提。如果每个观众都变成现代舞专家,做专业的解读,那对舞蹈家来说反倒是不幸的。就像我没法去看画展,有的作品可能打动很多人,我一看就觉得技巧不行,其实这对画家是不公平的。所以我觉得观众要越普通越好”。

是生命中的无尽循环或无疾而终的瞬间

  ■ 对话

我们只能借由肉身显现

  美术界可能走在中国艺术最前面

《意外》创作于2015年

  新京报:二位对彼此的人和作品的印象是什么?

曾在上海明当代美术馆演出

  邱志杰:我对侯莹的第一印象是,她挺淡定的。你突然拿一个作品邀请人家去跳舞,其实是逼人家把心灵的某个层面裸露给你看的,她竟然挺自信就答应了。这当然是基于上世纪90年代各领域前卫艺术家之间精神上的认同和支持。她是(艺术家)陈劭雄的朋友,也就是我的朋友。大家都是搞偏地下、偏前卫的艺术,挺艰难,就应该相互帮助,然后就有一种信任。我觉得她是在触摸一些我嘲笑的“十大学生腔”之外的、某种未知的东西。

此次受自由戏剧联盟之邀

  侯莹:我认为邱志杰是很有想法的人,我还记得当时他跟我讲他的作品,具体说什么我已经忘记了,我记得他热烈的表情,闪烁着一双燃烧的眼睛。后来我在苟红冰的书里看到他的大篇幅介绍。2001年后我去纽约,曾在大都会的中国水墨展览上看到他的作品。去年,我们在南京再次相遇,彼此都很激动。后来他请我去明圆做展览和现代舞活动,跟他合作我也很放心。他是开阔、大胆、具有破坏性的艺术家,一直在尝试突破性和前瞻性的东西,这也是他的能量和魅力。

将于8月9日-10日北京首演

  新京报:如何看待视觉艺术与表演艺术的互相影响、跨界融合?

对熟悉侯莹舞蹈剧场风格的观众而言

  邱志杰:融合有融合的好处。总的来说,美术界可能是整个中国艺术领域里走在最前面的,从精神的探索,方法论、实验程度,我认为都是起引领作用的。所以视觉艺术领域经常人才过剩,蹿进各个领域。

我们的抽象、理性、对时空的实验性

  侯莹:视觉艺术对我的舞蹈创作影响是很深的。包括我现在创作《涂图》,我看了很多绘画的书,研究艺术家创作背后的观念。我们舞蹈是偏形象化、唯美化的,但是它对艺术的解读和挖掘的深度,我觉得还不够。所以这种当代视觉艺术对我的创作,有着直接的影响,尤其到《涂图》,这种影响更加直接。

让观众又爱又恨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陈然

而《意外》是一次终将到来的别样的言说

它细密、感性、即兴

极具剧场性和当下性

它是我们的处境,身体,痕迹

我们支离破碎的情感

我们没有故事的表达

侯莹舞蹈剧场作品《意外》